追忆庄裕光:他太爱成都了!他太爱钻牛角尖了!

2017年09月20日 09:26:59 来源:成都商报
谭楷 编辑:邱令璐

  太古里,广东会馆门前。我和电视台记者在等庄老,庄裕光。

  他背着挎包来了。我笑他是踩着川剧“急急风”的鼓点而来。于是,报他的大名,尚未对外开放的会馆敞开了大门。他便对着镜头款款谈起来:“这是湖广填四川的见证。一百多年前的广东移民招待所,也是老乡聚会,寄托乡愁的地方。你们看,屋檐收敛得紧,没有很夸张的飞檐,那是为了避台风,很典型的岭南建筑。”

  也不知有多少次了,我和庄老相约太古里,一起接受记者采访。在笔贴式、欣庐、章华里等老宅院钻进钻出,耐心解说。有一次,天气酷热,庄老衣衫湿透,不得不停机,让他把脸上的汗水擦一擦。每次采访结束,庄老总是匆匆离去。记者问起庄老年纪,我说“八零后”。于是个个咋舌:“完全不像啊,精神太好了!”

  我对年轻记者说:“我跟随庄老,曾走进一家建筑设计公司。一听大名,几十名设计师全部停下手中活路,起立为他鼓掌。公司老总说,我们书柜里,《中国古建筑文化之旅》《雕梁画栋》《古建春秋》等几部大书,都是庄老的杰作,给我们启发帮助很大。

  “庄老是四川古典建筑园林设计院总设计师。成都人津津乐道的文殊坊、宽窄巷子、大慈寺三大历史文化街区,浸透了他的心血。香港远洋公司在大慈寺文化街区投巨资打造太古里,他应聘担任技术总顾问。此项目既保护了大唐著名丛林大慈寺风貌,又让6座历史建筑充分利用,更让一批世界名牌闪亮登场。历史与时尚,交相辉映,中国与世界,其乐融融,此项目荣获了三项国际大奖,如今是成都最火爆的文化与商业街区。你们打个电话,就让这样一位年过八旬的顶级专家匆匆跑来。这是为什么?只因为他太爱历史建筑,太爱成都了!”

  他太牛黄丸了

  庄裕光自称“牛黄丸”。他会顶牛,但都是为了保护成都的历史建筑。2003年,他和专家队伍拟定了包括汉皇绣庄在内的22处成都市区内优秀近现代建筑,准备挂牌保护。不料,还未等到审批,皇汉绣庄就被拆掉了!老人家气得直跺脚:“成都号称锦官城。蜀锦、蜀绣,是我们宝贵的文化遗产,仅存的一家绣房也给拆了,我们咋个向子孙后辈交代?”他含泪到汉皇绣庄遗址去凭吊,登上遗址旁一楼房时,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彩条布盖着一座体量不小的建筑物。一问,说是书库。他立即赶往现场,面对隆隆作响的挖掘机,挥手大喊:“停下来,停下来!”

  准备拆除的是“成都的天一阁”——著名的严氏父子修建的“贲园书库”。一座风格独特,有着丰厚文化沉淀和历史价值的民国书库。由于他和一批专家呼吁,“贲园书库”已成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。

  他太爱钻牛角尖了

  华西坝的老建筑群,需要全面维修。庄裕光被任命为维修总工程师。他走进档案馆,调亮了台灯,戴上白手套,轻轻揭开了一百多年前的,已经开始掉粉末的羊皮图纸,小心翼翼地拍照,复制,整理,为每座老建筑立传。多次现场考察,像钻进巨人的身体,将它的骨架、肌理,五脏六腑来一番条分缕析,订制出四大卷维修方案。

  经过向全国招标,请来了维修故宫博物院的,最负盛名的古建筑修葺公司“蒯祥苏州公司”。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,庄老“太爱钻牛角尖了。”“小心点,注意细节。”

  经过两年维修,华西坝的老建筑重放异彩。2015年,国务院公布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华西坝有8座建筑物名列其中。

  维修结束,钻牛角尖未结束。他反复思考:主持施工的加拿大人怎么招选工匠,把房子修得如此之好?看来,身怀绝技的工匠是国之瑰宝。所以,在他的《建筑春秋》扉页写着一行字:献给默默无闻的中国工匠。

  他太爱川剧了

  在成都历史建筑保护专家群之中,最爱争论的是庄裕光和张先进两大教授,争论的永恒主题是:川剧。一说起老一代的某某某,年轻一点的某某某,头头是道。类似问题,稍有差别,就争就辩。

  庄老向我报喜,他在城隍庙电器市场买到一部收音机,安放芯片后,可以听200多部川剧,河边散步时,听听川剧,巴适得很。他电话导航下,我也去城隍庙买了一部收音机,专用于听川剧。

  庄老认为,川剧除了娱乐,还有教化作用。优秀剧目中宣扬的爱国爱家,惩恶扬善于今也有积极意义。我补充道:抗战时,北川那位给儿子赠送“死字旗”的王者成,就是唱文天祥唱得荡气回肠的江湖著名玩友。三百万壮士出川,基础教育来自川剧的“精忠报国”思想。我曾承诺,组织几位川剧界朋友,请庄裕光、张先进开个茶话会,一直未能实现。没料到这样一位精力充沛的“八零后”会走得那么突然。见到刘孃,我沉痛地说:“我欠了庄老一笔账。”

  告别庄老,总觉憋闷。沿万福桥河边走了一程。耳畔萦绕着川剧高腔《三祭江》高入云霄的唱段:“纸钱灰,化蝴蝶,随风飘荡。”

  (本文作者系作家、成都市历史建筑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谭楷)

特色栏目